国中小的课业辅导

和前任女友分手,回到故乡后,在感情上已无牵挂, 决定先稳定经济基础自己开个补习班,做国中小的课业辅导, 一来现在升学主义盛行二来对于教小孩子课业我也很在行, 以前在城市上班时晚上都还兼做家教教出来的小孩成绩都还不错。 对于教小孩子功课我非常有心得, 国中小的学生什么也不懂哪能了解努力用功是为了自己将来着想, 老师一定要严格盯着课业而补习班的老师又要在课程讲解时生动活泼, 否则小孩子听一听没兴趣了便不会再来补了, 所以我在上课时拿捏得非常好该严格的时候就严格, 而上课时也会夹杂一些风趣幽默的解说。 渐渐地口碑传开了,学生人数也累积到四十个左右, 一开始能有这样的成绩我非常满意。 为了让每位同学熟悉考试的题目, 我订下一个规定凡是考不到九十分的,发考卷当天检讨答案之后, 在放学后要留下来用同一份考卷补考如果还是考不到九十分, 那下一次放学还是要再补考所以每个同学在检讨考卷时都必须用心听课, 我也有事先跟家长沟通过发考卷当天若有补考的, 可能会较晚回去这点也得到家长们的同意,有些家长更是直夸我教学认真呢! 这一天发上次平常考的数学考卷, 是国小五年级上的班在改考卷时我就发觉玉雯的成绩很差, 听她母亲说从前她的成绩还很不错升上五年级后却一落千丈, 一个多月前被送到我这里几次的平常考下来, 她总是要被留下来补考今天也不例外。 放学后,留下来补考的有三位同学,玉雯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还是全班最低分呢实在令人头痛, 这样的成绩到学校月考时要怎么办可别坏了我的招牌! 中间玉雯的母亲曾拨电话过来: 「老师啊, 雯雯又考不及格喔」「对啊郭妈妈,玉雯现在在补考, 可能会晚一点回去。 」「这个小孩子实在是,要多麻烦老师啦,很不好意思, 若她学不会老师打她没关系啦。 」「您别这么说,把小孩子教会本来就是我的责任嘛。 」「那就偏劳老师啦,啊!因为我晚上要跟她爸爸去台中进货啦, 要跟雯雯交代一下啦或者如果太晚的话,就留在老师家过夜。 」「看看情形吧,你请等一下,我叫她过来。 」 玉雯听过电话后回到座位继续写考卷, 其他同学都已经通过补考回家去了现在教室就只剩我跟玉雯, 我皱了眉头看一下手表都快九点半了。 玉雯举手表示有问题,我规定考试时都不准讲话, 有问题要举手再由我过去解决要严格遵守考场规矩。 我走到玉雯身边: 「什么问题」「老师, 可不可以去上厕所」「刚刚下课你跑去哪怎么现在要上厕所」我有点不愉快地问。 「老师,可不可以啊快点啦!」「去!赶快回来把考卷写完!」 玉雯一熘烟地往门外跑去, 我顺便看了一下她桌上的考卷天啊!在检讨时根本没在听嘛!有一半以上都不会做!等一下她回来非好好骂她一顿不可。 过了六七分钟不见她踪影,厕所就在教室门外而已, 怎么这么久近几年来治安日趋败坏虽然这栋楼的门禁尚可, 但还是有点担心被人闯入于是我离开教室走到厕所门口。 「玉雯, 你在干什么不赶快出来写考卷」门里传来玉雯的声音: 「老师啊, 帮我拿一下卫生纸好吗我忘了带了。 」 真是败给她了, 现在的学生实在是...... 我拿了卫生纸后回到厕所门边侧着身子道: 「卫生纸拿来了。 」 我本来是想说她会把门开个缝, 所以我侧着身把卫生纸递给她哪知她竟将门整个打开, 我当场愣住玉雯的内裤褪到脚边,坐在马桶上, 裙子整个掀到胸前用手夹着她一手拿过我手上的卫生纸, 门也没关分开几张卫生纸摺叠后,就往她的私处擦拭,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私处阴唇不算厚,稚嫩的阴道口没有任何的毛, 这样的状况是我未能料想到的我的阴茎急速地充血。 玉雯把擦过的卫生纸丢到旁边的垃圾桶后, 我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 走进洗手间然后说: 「你这样有没有擦干净啊没擦干净不卫生喔。 」 我把她剩下没用的卫生纸接在手里折了一下, 玉雯还是坐在马桶上我走到她旁边后左手扶在她肩上, 右手拿着卫生纸在她的私处上擦拭她并没有反抗, 就看着我帮她擦拭。 当然事实上她刚刚已经擦干了,我松开了卫生纸, 开始用右手中指轻抚着她的阴蒂刚一触时我感觉到她肩头震了一下。 玉雯红着脸对我说: 「老师....我....我妈说..不可以用手..摸小咪咪..」我板着老师的脸孔: 「对啊, 你自己不可以乱摸但是老师要帮你检查。 」并继续抚弄着玉雯的阴蒂。 渐渐地玉雯红透的脸上露出非常舒服享受的表情, 我也感觉到她的阴道口正渗出淫水我让中指下行到阴道口沾满了淫水后又回到阴蒂上, 这样来回的搓揉让玉雯整个人摊在马桶上胸口也整个泛红。 从她享受的表情我知道她一定不是第一次, 我问道: 「你是不是曾经自己摸过这里」玉雯闭着眼点了一下头 「常常吗」「几乎每晚....」「多久前开始的」「三四个月前....暑假时....」「你看 我就知道被我检查出来了,你妈跟你说不可以摸你还摸就是这样读书才不专心的!功课当然退步了。 我暂时不跟你妈说这件事,以后除了老师外, 自己不可以乱摸知道吧」玉雯眼中露出感激, 一连点了好几下头。 「今天的事你自己不要跟你妈提,不然让她知道你自己乱摸一定打死你!以后要听老师的话用功读书, 知道吧」玉雯又用力点了几下头。 我边说教,手可也没停过,摸得玉雯开始娇滴地喘了起来。 「会热吧把上衣扣子打开。 」她依言解开上衣扣子,我一手把她上衣脱掉, 接着把她的里衬衣肩带拉下来玉雯还没有到须要戴胸罩的年纪, 当我将她的衬衣褪到腹部后她那还未开始发育的胸部便呈现在我眼前, 由于方才的刺激她那小巧可爱的乳头倒也坚挺了起来, 粉红色的乳晕也鲜艳欲滴我忍不住蹲下身子, 用舌头去舔那突起如小葡萄的乳头我故意用口水滋润她的乳头, 用嘴吸进整个乳晕再吐出来这种乳头被舔被吸的感觉, 相信是她以前没有体验过的玉雯喉里发出愉悦的声音, 喘着气说着: 「....老师....呃....」 我边舔边把自己的上衣全部脱掉 外裤也脱了然后把玉雯抱离马桶,放下马桶盖, 自己坐上马桶后再把玉雯抱上大腿并把她本来褪到脚边的内裤脱掉, 也顺手脱去她的裙子让她跨坐在我的腿上,这样也不至于压到我的阴茎, 而从内裤撑起的阳具也刚好抵到玉雯的阴户口, 由于在同年龄的小孩当中玉雯的个子算是小的, 加上我硕壮的体型坐上我的大腿后她的头顶还只到我的鼻子附近, 她的小肩膀也只到我的胸口我真的要搞这样的小女生吗我稍稍迟疑了一下, 但是右手不听使唤地继续爱抚着她的阴蒂。 呣,好湿的小小穴呀!没想到小小年纪竟然也会那么湿, 小雯雯在这天之前,你说你自己每晚都「练功」, 应该也知道自慰时你的小咪咪会湿湿的吧你应该不会了解这代表着你的小小穴正期待着某样东西的进入 老师一定不会让你的小小穴失望而且....老师也不想让自己的鸡鸡失望, 一个已经湿淋淋的幼齿小穴就在跟前偌大的阳具插入里面的感觉是如何呢我想着想着, 又情不自禁地伸出左手搓揉她的一双乳头,稍微侧下头后, 我把脸颊贴在她的颈子上接着伸出舌头,用湿润的舌尖拨弄着她的耳垂, 一种潜藏在她身体深处的原始本能逐渐被唤起 大量的淫水把我整个手掌都弄湿了整个胸口因为激情而起伏着, 我感觉到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我用力地将她抱紧, 同时亲吻着她的脸颊在她高潮稍退时,我的手还是没有闲着, 再触上她的阴蒂时她的身子又抖了一下,一会儿淫水又开始流了, 她的手往上圈住我的颈子也开始吻我的脸和嘴唇, 这时我也无法再忍耐了一手从内裤的开缝掏出昂长的阳具, 接着用两手把玉雯的坐姿稍加调整好让我的龟头插入玉雯的阴道口中, 这时她吃了一惊手往下摸,「别怕,老师用鸡鸡帮你刷一刷里头的脏东西, 就像掏耳垢一样有点疼,但是等一下你会很舒服的。 」我边说边把她的手握住,移到她的胸前, 用她的手去摸她自己的乳头然后我让我的阴茎再深入些, 玉雯的阴唇被整个卷进里面我的龟头感受到处女紧缩而湿润的阴道, 要不是之前玉雯流出的一大摊淫水此时她一定痛得哇哇大叫。 我将阴茎一点一点缓缓推入玉雯的阴道, 这时她突然眉头紧皱紧握着我的手,我便暂停再向前进, 让阴茎前端含在玉雯处女的阴道中然后用一只手抚摸阴蒂, 另一手则在她全身游走从大腿摸到臀部,再顺着腰间摸上胸前的乳头, 再从颈子摸到她的脸颊不一会儿我的龟头便感受到她阴道深处又渗出了大量的淫水, 我稍稍抽出阴茎一点让淫水能滋润到我整只阳具, 接着便狠狠地往深处一挺昂扬的阴茎一举突破了玉雯的处女膜, 迅雷不及掩耳地攻入玉雯又湿又紧的阴道里最前缐的龟头似乎已经探到了小穴的底, 却又贪得无厌地将玉雯的小肉穴硬给撕裂撑大 直到整根阳具浸淫在她那富有弹性温暖多汁的阴道中, 就在这一瞬间玉雯抱着我的头凄厉地哀号了一声, 而这时的我居然有一种征服女性肉体的快感从厕所对门一片落地的镜子里,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我那支粗大的阳具整支埋入她小巧可怜的身躯中 她的阴户还淌着一点血。 我半安慰地亲了一下玉雯的脸颊, 同时在她耳边轻声说: 「一会儿就不会痛了, 稍微忍一下。 」接着把没入的阴茎抽出一半,然后再整支插进去。 喔,好个味美多汁的小淫穴啊!在这之前,这小小穴应该没有体验过这种充实的感觉吧?!老师还要让你享受一下真正的 high 呢!我的阳具开始在玉雯的阴道中来回地抽送, 未满十一岁的玉雯开始时还不会配合我的动作 我两手提着她臀部用腰部的力量插肏着她的小穴, 她的哼声由痛苦渐渐转为愉悦我往上顶时,她整个瘦小的身躯也跟着向上晃动, 龟头深入到她阴道的最深处在淫水的润滑下, 我的阴茎明显感受到阴道一阵阵紧缩的感觉最后玉雯也不由自主地上下晃动, 偷偷地望了一下镜中的她还真是一副陶醉的淫样呢! 她的淫水还是不断流出, 淫叫的音调也渐渐增高然后开始全身抽搐,我的龟头也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流, 而阴茎似乎也被一股力量吸入玉雯的小淫穴中 我要持续这种感受我心里想着,于是放缓抽送的频律, 代以一次次深深的插入而玉雯也一次次地被推向更高处, 十几分钟内丢了好几次最后我再也忍不住了, 将她抱起后顺手脱去她的衬衣让她平躺在厕所磁砖上, 「你等会老师看看干净没。 」我先拿一条挂在墙上的红色毛巾帮她擦去大腿上落红的血丝, 然后假意地看了一下她的阴部「还没干净喔, 再刷一刷吧!」说完便褪去自己的内裤「老师....」喘息未定的玉雯头一回见到青筋毕露, 血脉贲张的阳具显得有点吃惊: 「刚刚是....那根在我的小咪咪里刷的吗」「嗯 是啊刷得很舒服吧」「好大支哟,还长了毛耶, 看起来有点可怕是整支放进去刷喔我的小咪咪有那么深吗」「很深的哟, 你要不要看看怎么进去的」玉雯撑起上半身看着那根约二十公分长, 近五公分粗的阳具整支没入到自己的小咪咪中 「你的小咪咪也会表演吞剑的特技呀?!」她莞尔一笑 「别拿其它东西塞进去到时拿不出来就要去找医生啦....老师要再继续刷刷啰!」玉雯合上眼睛, 点一下头并没有注意到阴茎上沾着一点她的处女血;我再度开始「刷刷」, 并逐渐增加抽送的频度玉雯的快感也跟着再高了起来, 一阵阵更加激烈的抽送让玉雯和我一同进入最高潮 隐忍几次后我的阴茎一紧,整个腰一麻,感觉立刻要射精了, 我赶紧把阴茎抽出摊在玉雯的肚子上,就在玉雯的肚脐眼附近, 我的龟头喷出浓浓的精液喷上玉雯的胸前,她感到胸前滑滑湿湿黏黏的, 张开眼睛看并用手去沾她自己胸前的精液,满脸疑惑。 我抬起她的上身说道: 「别紧张!是老师帮你把里面的脏东西清出来了!」 我带着她到外面的洗手台, 「老师的鸡鸡变小了耶!」「老师的鸡鸡啊在想要帮女生刷刷时祂就会变大变硬 不然软软的怎么插得进去呢然后啊祂会帮女生吸出脏东西吐掉, 吐完以后呢鸡鸡会很累很累哟,所以就垂头丧气啰!」我一边解释一边把自己沾满淫水跟处女血的阴茎清洗一下, 把自己的衣裤穿好接着再帮玉雯清洗,我用毛巾沾湿了水, 帮她擦拭从她大腿渗流下来的淫水 边擦拭我边问道: 「现在觉得怎样」玉雯答道: 「有点累, 不过我看老师也很累老师的小鸡鸡更累,谢谢老师帮我刷刷。 」「不要客气啦,不过要记得哟,以后除了老师外, 不要乱摸老师会常常帮你看看里面干不干净.... 」「老师....」「还有事吗」「脏了是不是可以常常帮我刷....我觉得.... 刚才老师刷得我....」「很舒服是不是」我面带微笑, 捏了一下她的脸颊「当然可以啦,但是你要答应老师, 这是老师和你间的秘密别告诉别人哟,知不知道连你爸妈都别告诉他们喔!」她又用力点一下头。 我协助她穿好了衣服后,带着她一起回教室, 然后要她不用补考了她高兴地收拾着东西,由于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带她回住处去睡。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玉雯的父母每隔一两个礼拜总会把她交代给我带回住处, 帮她「清理」小咪咪很自然地成了我的一项额外的「服务」 心里矛盾的我明知玉雯终将了解真相想告诉她小咪咪很干净又担心她不相信, 疑神疑鬼我也害怕她会去要求她的长辈帮她「清理」, 尤其是我居然很难抗拒她小小穴的诱惑但是我也用这种关系当诱饵, 要她用功否则不帮她「清理」,就这样和雯雯持续了近两年的暧昧关系。 她有了月经后我还得特别小心,不要让精液沾到她的阴户, 以免意外让她怀孕。 玉雯在小学毕业之前的某一天打了一通电话来, 语带哽咽地告诉我她的父母已在一场车祸中去世, 她的父执辈在那一场车祸中也死伤惨重。 经过我与社工人员商量后,玉雯被安置在我住处的二楼与我哥哥一家人同住, 她随时可以经过房门边的小楼梯上到三楼来找我 自此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当然更加密切每天夜里她洗完澡后, 都会请我帮她检查而我至少每个礼拜都会帮她「刷」个一两次。 玉雯升上国中之后,课业远比小学为重, 身为玉雯的家教兼实质监护人我倍感压力,在我的调教下, 玉雯表现得也很好社工人员曾经来追踪查访过一两次, 对玉雯的状况则相当满意。 这天是玉雯国一寒假的的最后一天, 一个寒流来袭的夜晚房里开着暖炉还觉得好冷, 我正在我的房间里准备教材。 玉雯只穿着一件薄衫出现在房门口,「想清一清小咪咪, 老师。 」「雯雯,今天会不会太冷了,改天吧,会感冒的。 」「那就请老师给我温暖吧。 」她从背后一个箭步走过来把我抱住,急促而温热的唿气喷上我的后颈, 即使穿着大衣却依然感觉到她热情的体温。 「雯雯....」 说时迟, 那时快玉雯的手迅速地插进我的衣服里,找到我的乳头, 摸将起来触电的感觉迅速扩散到全身。 「老师....」玉雯在我的耳边娇滴地细语着, 舌尖舔着我的耳背「老师....你骗我两年了....」 「是吗....」 「老师若不是孤陋寡闻就是存心要骗我....老师骗了我的身体....但是老师你没有给我全部....」玉雯继续舔着我的脸颊, 「已经两年多了....给我....老师....我要全部....我要....我要老师把....清出我身体的....东西....还给我....」 被她搞得无法再忍耐的我将她拉到跟前 看了一下她稚嫩的脸庞在她的唇上给了一个深深的吻, 「老师会慢慢还给你的但是老师担心会给你一个 baby ....你的好朋友....」「刚结束, 老师。 」她显然已经知道不少这方面的知识,而我也放心不少。 将她的薄衫褪去后,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她那微微突起的双乳。 我将她抱起,让她躺在我的床上,脱去自己的睡袍与内衣后, 双手开始游走在玉雯的胸部与腹部然后我将她的小内裤脱去, 她的阴部仍然一片白净两年过去,仍然没有长出阴毛来。 这时她的阴唇已因充血而丰厚,我抚摸着她依然细嫩的阴蒂, 发现她早已湿透了。 「胸部越来越大啰,」我吻着她的双乳对她说, 「礼拜天老师带你去买几件胸罩。 」她紧抱着我的头,娇喘的声音也越来越激烈。 我的舌尖开使向下游走,在玉雯的肚脐上停了一会儿, 再向下行到阴部吻上她的阴唇,舌尖拨弄着阴蒂, 玉雯则用手轻轻地拨动着我的头调整姿势拿我的嘴巴当成自慰的工具, 在她的阴蒂上尽情地磨擦淫水不断地流着,接着全身一阵抽搐。 我等她高潮稍退之时褪去自己的内裤, 昂扬的阴茎早已蓄势待发我的嘴唇开始逆向行走, 从阴部经肚脐乳头一路吻上来,停在玉雯的耳边, 轻咬她的右耳。 「要吗」「要....」「 要什么」 「给我....」「给你什么」「给我 ....」「什么」「你的....」「我的什么」「刷刷, 快点....」「给你啰 ....」 我调整姿势后将阴茎缓缓插入 她的阴道依然很紧我稍微抽出阴茎一点,接着便用力往深处一挺, 而玉雯则用双手拨动着我的腰和臀哼了一声我亲了一下她的前额, 然后把没入的整根阴茎抽出一半然后又整只插进去, 开始来回地抽送玉雯这时有点反常地用手前后摇着我的臀部, 大声叫着: 「老师.... 我要....给我....不..要..停....」十几分钟的抽送让她丢了好几次 我再也忍不住了在最后一阵激烈抽送之后,我松开腰部, 整个下半身重重地压下将阴茎深深地插入,几秒钟后, 我的整个阴部规律地抽搐将精液射进她的身体深处, 我拥吻着她蓦然发现,已经高潮叠起的玉雯正用她的小穴啜吸着我的精液, 「好温暖老师....」她带着感激的眼光说着。 当晚,玉雯和我挤在我房间的单人床上同睡。 我所担心的事也在这既寒冷又温馨的夜晚完全化解, 从那晚开始玉雯不再只是我的学生,和她作爱时已不再有相互亏欠的感觉, 玉雯很喜欢我将精液射入她体内那种温热的感觉 而在可能怀孕的日子里她总会以口交的方式吞下这些黏稠的爱液, 然后挖苦我说: 「我也会从老师的身体里清出脏东西哟 你看!」 后记: 国中毕业之后 玉雯进入本地一所高中就读空闲时会来帮我照顾补习班的孩子们, 是孩子们心中的大姐姐却时常表现出一副师母的架式, 把我管得特别紧她常常提醒我别把小孩留得太晚, 好像担心我重蹈覆辙。 高二那年,玉雯越级报考大学,成为北部某师范大学的新鲜人, 隔年年底她和我一起走向红地毯的另一端。

上一篇:强姦性感的已婚少妇 下一篇:说说我的真实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