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女

女人的眼泪,可以是挑情的武器,亦可以是浪漫的升华, 一个肯爲你流泪的女人不是最爱,就是极恨。 我以下所讲述的经历,是几年前我去旅行时所发生的, 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那年夏天,我驮着背囊,独自在中国大陆流浪, 千辛万苦准备经过连续三十六小 时的巴士, 越过唐古拉山┅┅ 就在下山的一段路上 巴士突然失去控制撞到山边,巴士上的三十几人吓了一大 跳, 幸亏没有人受到较严重的伤。 当时是半夜三点,我找到一块平坦的草地, 就远离人群躺下来等天光。 突然,一只手臂碰着我,我用力一推,对方出声了。 原来是一个少女,她左手受了 伤,我太用力, 令她伤口流血了。 “好痛哟,快替我包扎好伤口好吗”少女用不纯正的普通话对我话。 “但是,又没有纱布。” 我十分旁徨。 “用我的丝巾。” 少女从颈项中解下一条丝巾。 我一边帮她包扎,一边闻到她身体散发着的体味。 少女突然抱住我,吻我。 我手足无措,用力想推开她。 少女做出一些好奇怪的动作,她用手指抹眼泪, 然后将手指伸入我口中。 我防不胜 防,就舔到她所流的眼泪,咸咸的、酸酸的、苦苦的。 少女道∶“吃过我的眼泪,你便是我的男人了。”  我不敢太大声,怕影响其他人,就低声说道∶“谁说的, 我家乡可没这种规矩!” 少女道∶“但我家乡有!” 我问∶“你的家乡在哪里呢” 少女道∶“在西藏一个小镇 你不曾听过的小地方。”  我挣扎,少女将舌头伸入我嘴中,又用手握住我下体。 慢慢褪去了衣服,好快就变 成半裸,露出一对乳房。 少女重重叠叠的衣服之下,是一件鲜嫩粉红的肉身, 我轻轻一碰她的乳头她缩一 缩,又拥向前, 用乳头紧紧地贴住我脸孔。 我感觉好热,全身冒汗,少女替我脱去衫裤, 然后用指头按我龟头。 “我是处女,一些僧侣要找的灵孩就是我, 我怕给他们找到所以一直在逃。”  “做灵孩有甚麽不好可以继承衣钵。”  “不,因爲我不是男孩,给他们找到, 就会迫我每日和他们灵交。”  “灵交是甚麽束西”我用普通话问。 “其实就是性交,只不过说得好听。”  “你既然怕性交,爲甚麽又要和我做种事” “我要破我的处女之身, 他们便永远找不到我了。”  少女将身体移动,将我的龟头贴住她的眼睛, 不断的磨擦。 我问∶“爲甚麽用我的东西磨你你的眼睛” 少女说道∶“我用眼泪爲你洗礼。”  “洗礼是性交前的洗礼” “是灵交前的洗礼, 一方面洗干净你阳物的污垢另一方面,赐给你龟头力量。”  “你才污糟啊!我仍是处男,比你干净多了, 起码我每天都洗澡。”  少女道∶“我们西藏人不洗澡,就是要将体味完完全全地, 奉献给第 一个亲近的男人。”  我有听说过,西藏人一生只冲洗过三次凉, 出生结婚以及过身。 少女却对我话∶“用你的舌头,帮我彻彻底底地洗一个澡, 好吗” 我双手抚摸她双乳再沿双乳而下, 摸到她纤纤细腰再摸她圆浑的双股。 少女道∶“就从这里吻起吧!” 我已经好似着了魔, 完全听从她的指示舌头在股峰舆股沟之间来回卷舔。 我感觉 一阵清新的肉香,甜甜的,酸酸的。 少女彷佛看出我的心事,问道∶“是不是很香甜呢” 我点头说∶“怎麽好似饮酸奶似的” 少女回答道∶“那是因爲我们喝羊奶、饮趐油茶。”  西藏充满神秘,想不到西藏少女同样这麽神秘, 我一寸一寸这样吻她感觉到她身 体上每一个部位都不同味道。 可以闻到、舔到、感觉到∶乳房是羊奶味, 嘴唇是香草味阴唇是柠檬味┅┅在我 爲她“冲凉”之际, 少女亦用她双手以及唇舌抚弄我的身体特别是我那个胀卜卜的阳 具。 我们拥抱,姿态舆体位一变再变,当变成69姿式时, 我情不自禁地双腿用力夹住 她的头她亦采取相同的回应, 强而有力的大腿夹住我我舔她耻毛,直至她的耻毛全 部湿透。 我的舌头开始长驱直入,掀开少女又红又嫩的阴唇, 再伸入阴道裹面。 我不想弄破她的处女膜,于是轻轻的,好似搜索似的那样前进。 那知,少女低声这麽对我话∶“大力一点, 放心进去吧!” 我就再入去直至整条舌头进入去爲止。 我感觉一种奇妙的味道,比任何吃过的东西都美味。 少女亦将我的阳具放入口中,用舌尖绕住我的龟头转圈。 我们巳经同时进入炽热的状态,于是,我们回复正常的体位, 准备交合。 我摸一模 自己下体,吓了一跳,怎麽变成这麽大这麽长的比以前长了三分之一有多。 少女咪咪嘴笑道∶“奇怪吗西藏少女的眼泪就是那麽奇炒, 尤其是灵童。”  我心中满是疑惑,问道∶“我们可以开始性交吗” 少女点头, 我们就真真正正这麽交合。 她的确是舆衆不同,我阳具比正常男人大了一半, 而她那个又细又窄的小洞好似 一个磁场一样, 吸住我那条东西然后一口又一口的将我阳物吸了进去。 少女道∶“你不必动,一切由我做。”  我讶异地问道∶“你说过自己是处女, 你怎麽会懂得做爱!” 少女答道∶“我是灵女 我们不只有肉身的交合还有双方灵性的交合。”  我不明白她在讲甚麽,只是感觉到她不断吞入我的下体, 直至全部进入之后她就 紧紧抱住我。 当时,我仍然是处男,但平时看了这麽多三级影带, 我都知道做爱时是要抽送、要 冲刺。 当我正想有所行动时,少女说∶“不要动, 我们是灵交甚麽都不用做,除了我的 肉身。”  我听她这麽说,只是想着她的身体, 她那又湿又滑的耻毛她柔嫩幼细的乳尖,她 高高耸立的股峰, 她香甜美味的阴唇她会喷香气的小嘴┅┅ 我们紧紧抱住, 一动也不动一声不响。 我只听见万籁俱寂的声音,偶而是风吹草 动的磨擦声。 但是,无声无息之中,我感觉到下体有异样的感觉。 少女阴道内好似有几条虫开始咬我。 渐渐的,我感觉到的是千百条小虫,同时咬我阳物。 我整条阳物都被咬得又骚又痒,好想马上将她拔出来。 少女双眼望住我,对我微笑,我感觉小虫已经随着血液, 流遍我全身。 我无法忍受 全身的蚁咬滋味,于是开始用我的肌肤去磨擦她的肌肤。 少女亦开始用她的指头抓我身体,十分之舒服。 此时,下体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是男人射精时的高潮感觉, 但一直持续持续了十 分锺仍未停止。 我忍不住开口问∶“我连续射精这麽久, 恐怕对身体有害。”  少女笑道∶“你并无射精。”  我说道∶“我明明是在射精。”  少女道∶“灵交是不需要射精,都会有性高潮的感觉。”  我开始有所领悟,开始感受到灵交同普通的交合有甚麽不同。 我感觉到身体里面有 亿万条淫虫在度高歌起舞, 它们跳着弹着踩到我每一个细胞,每一条血管都有共鸣。 我痛快极了,开心到想大叫出声,但是又怕被其他人听见, 于是忍着忍着。 都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天渐渐光了,少女说∶“够了, 你已经夺去了我的灵操我 的精灵会一生一世跟住你。”  天亮了,我看清楚少女的面貌,实在可爱极了, 真想不到原来只是一个十三、四 岁的女童。 “先生,多谢你!” “你多谢我爲甚麽” “你夺去我的灵贞, 我再没有灵孩的灵光出现没有人再会来找我的麻烦了。”  到了拉萨,少女向我挥手道别。 一向洒脱的我,这次真是显得婆婆妈妈了。 我对她话∶“我可以跟你到你的家乡,探望一下你的家人吗” 少女好开心地说∶“好极了, 我们一齐走。”  又经过四日四夜,我们到达她的家乡, 在这四天里面我们每个晚上都灵交,经过 多次的练习, 我们已经可以不用脱除衫裤你眼望我眼,就可以得到类似手淫的快感。

上一篇:春情荡漾的人妻 下一篇:我把隔壁的年轻人妻搞成了慾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