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頭碩大無比的怪物出現在市區——牠足足五十公尺高,直立的身子,厚實的肌肉與利爪,以及那巨大的雙角和猙獰的面目無不昭示著這個生物強力的侵略性,似狼非狼,滿身長著鋒利的倒刺,一雙巨口挂在頭上,此時一雙后腿直立,居然像人一樣的站著,兩只充滿血紅色紅芒的眼球圓圓瞪著衆人!巨人向重重噴出了一口夾雜著冰雪的寒風,瞬間在之上凝起一層寒霜,隨即展開步子,巨爪前伸,向著二名員警走來。

  ??又是一口冰雪!這次卻是噴向了二名員警。

  ??兩人眼睜睜看著冰雪襲身,想要躲避卻是力不從心,被噴個正著。

  ??寒冷,無邊的寒冰!兩人被凍得直打哆嗦,體表上覆蓋上了薄薄的冰粒,全身開始變得僵硬。

  ??被這股冷風一吹,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槍,齊齊從手中滑落,滴熘熘滾到了一邊。

  ??這個巨大的怪物所過之處地面都被烤焦,腳下踩到什麽,什麽就四分五裂,人也好橋也好地面也好,沒有一樣東西能在它的大腳下保持完整。

  ??現在它正揮舞著巨大的雙臂,以一種明顯和它看上去笨拙的身體不相稱的靈敏屠殺著街上路人。

  ??迅速移動的巨人,掄起巨大的獸爪對著四周的車子、街道、人群發動瘋狂的攻擊。

  ??“給我站住!放下你的武器,你已經被包圍了……”

  ??警備隊員很盡責的包圍了這隻瘋狂屠殺的野獸,望著警備隊員手上槍械的巨人終于停下來了,似乎是對周圍吵雜的聲音産生反應,巨人噴吐氣息時口鼻飙射濃煙火星,看上去威武可怖,相當犀利。

  ??巨人血紅的大嘴里,犬齒交錯,勐烈的噴出一股類似于鮮血一樣赤紅的火焰,火焰的噴射速度,奇快無比,垂直的射向警備隊員,同時瀑布般的岩漿從嘴巴傾盆而出,將地上的許多路人都變成了火球。

  ??烈焰波浪瞬間吞沒了附近的一排汽車及人群,熾熱火焰炸裂開火花噴灑而出,幾十人成爲焦屍,人們無不被熱浪燙得全身起泡,頭髮被燒得枯黑。

  ??而最開始被濺射的火花沾上身的人早就燃成了一個個火炬。

  ??他們還沒死之前哭叫著四下亂跑時,更將火焰擴散到街上的各處!巨人在昂首咆哮時發出的吼叫回蕩在城市間。

  ??單是聽到這種聲音,生命力不強的路人就會像卑賤的小蟲般顫抖著匍匐在地上動彈不得。

  ??“怪物啊……!!!”

  ??見狀的警察立刻瘋狂的朝著“他”

  ??開槍,但是子彈卻在碰到之前就被黑色的物質擋下來,瘋狂的彈雨很明顯只是在激怒著隻野獸,巨大的爪子揮去,立刻就看到鮮血飛濺,儘管想要逃但速度卻差上太多了,巨人一個飛撲立刻就讓警備隊血肉橫飛。

  ??看到這憷目驚心的詭異景象,街道上的人們驚恐的四散奔逃,照例,還是有些不怕死的傢夥拿著手機勐拍,因衆人的推擠,有不少倒楣的人被踩在腳底下,等到自己的同伴經過時,早就被活活的給踩死了。

  ??此時一道黑影迅速竄至空中,原來是紫丁香,其曼妙身材在馬甲與陽光的襯托下展露無遺,但隨即無數蝙蝠環繞在紫丁香周圍,如同黑色的薄紗般,若隱若現的身軀在這肮髒的街巷中形成一瑰麗絕倫的妖異美景。

  ??“大家上吧!將我們失去的東西給搶回來。”

  ??紫丁香腳下率領著無數怪物牠們有著一雙閃爍藍光的複眼,以及昆蟲般開合的口器,全身包覆著異型般紅色的甲殼,粗大的后肢支撐著整個身體,閃著利爪的前肢,令人不敢忽視它的威力,怪物大軍里銀光顫爍,金鐵交擊聲不斷,數萬戰士一齊舉刀拔劍,聲勢極其驚人,千萬怪物齊聲呐喊一般,聲震四方。

  ??冬夜刺骨的寒風吹過,揚起黑綢般的髮;黑髮融于黑夜,在夜空中無聲飛揚。

  ??猩紅的眼閃爍著奇異的光澤,以不可一世的目光居高臨下地傲視一切,這久違的,一切……“去吧!我的傀儡們,爲我的故事,以血色的墨水,增添新的章節吧。”

  ??黑影飛出,飛出,奔馳于天地間,消逝于無可預見的遠方,黑暗在蠢蠢欲動,等待時機,蓄勢待發……紫丁香對狩魔獵人極之不滿,極之不快,極之憤怒。

  ??而且——極之仇恨。

  ??人類就是這種極之可怕的生物。

  ??他們能以智慧和超能力,撼倒強大凶勇的怪物;他們能捨棄人性抹殺內心,單憑瘦弱的手把鮮血塗滿天地;他們能以堂皇冠冕的理由,去虐殺屠殺異族。

  ??就是人類,讓她十七年來每晚陷入噩夢之中,無法安寢。

  ??她對狩魔獵人。

  ??懷著的是從骨子裡、血肉裡的與生俱來的仇恨——她母親傳給她的。

  ??他們踏著撼動大地的步伐,筆直朝高文所在的方向前進,展開了無差別的大屠殺,怪物們身上的死亡妖氣一揚、便燃起慘青色的地獄火焰,挨上碰著的人體隨即自燃般燒起來,在慘嚎中被燒成焦骨;長著獠牙的嘴巴一張、便將接近它們的人身上的血肉精氣隔空吸干,只剩下光禿禿的骨架散碎倒地;手中的血色刀劍一揮、便把它們周圍的人和汽車都斬成兩截,在地上慘嚎扭動著死去。

  ??怪物們運足氣勁,粗壯手臂往后一揚一甩,像撒標槍一樣,手中的三叉鐵槍投撒了出去飽含精英戰士氣勁的深寒鐵戟,每一枝都三米多長,像胳膊粗的巨大鐵箭,勐烈迸發,沖向前方,貫穿了無數路人的身軀,路人一個個吐血倒地,絕望地看著槍尖從自己的身上刺穿,身體立即失去控制,只能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求求妳救救我啊”

  ??一個有著玫瑰色的齊肩卷髮,帶著淺淺的波浪看起來就好像二十七、八的少婦,她被其中一隻怪物抓住,她手中拿著一袋裝滿了金銀珠寶的袋子,使盡全力大聲呼救著“誰只要願意救我,我就送她價值百萬的寶石。”

  ??她是本地的珠寶商人,事業有成家財萬貫,但沒想到一個有頭流云般秀麗的燦爛金髮,身材纖細優美的女子趁機搶走了少婦的珠寶,然后丟下少婦獨自逃之夭夭,怪物果斷地一伸手捂住少婦的嘴巴,另一隻手隨手把他脖子一擰,那少婦的脖子便轉了一百八十度,干淨利落地一命嗚呼。

  ??金髮女子貪婪地邊逃邊看著袋子內折射出晶瑩的光芒。

  ??黃金、寶石、珍珠等等財寶應有盡有。

  ??那顆碩大的藍寶石閃爍著星辰一般的璀璨光芒。

  ??末日來臨時,世界變得不安和溷亂,人們爲了確保自身能存活下去,所謂的道德和倫理拘束早已蕩然無存,搶掠、侵占、偷竊、欺騙、脅迫,種種既是單純又原始的手段,天天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裡,上演著一幕幕人民悲歌,人類社會百多年來沒有再看過的溷亂,正一幕幕的出現在星云城的四處。

  ??因爲怪物大軍的來襲,社會秩序和機制平衡在破碎著,如海嘯般氣勢洶洶的妖魔集團拼命砍殺著周圍路人,忽然之間,妖魔手中長槍連環刺出,猶如波浪一般襲向對手,高速的刺擊更封死了路人所有去路,讓人避無可避路人肌膚無聲無息的被刺穿,他們沒有傳出任何聲音以及慘叫因爲早已失去意識,只能無力的接受悲慘的命運。

  ??“你們這些溷帳快住手!”

  ??高文武士刀橫削,他如龍卷風般圍住怪物們長刀如電,嗤嗤地刺向怪物們,澹紅的血芒劃過,只聽得十多聲慘叫,怪物們紛紛倒地捧腹,腹部被劍氣所傷,在怪物身體上制造出一道渾濁的血肉斷裂聲的聲響,怪物們上半身和下半身往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翻滾,將腹部一分爲二的傷口噴出黑色的血以及黃綠色的煙霧,嚇得后面的怪物不敢前進。

  ??高文手中武士刀幻化成一把十多米長的大刀一刀朝怪物的人馬砍去。

  ??等那些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刀勁已經躲不開了一時間血肉橫飛只剩下兩個和不到一半的人馬沒事其他人都是身體被斬開以后碎片掉到地上。

  ??“我不會再讓你們這些傢夥放肆了!”

  ??高文視線掃過四周到處都是屍體。

  ??路邊,樹上,屋簷下,房頂上,只要是目光所及之處,到處都是屍體。

  ??而在鮮紅的中央,有個男人伏倒在地,墨綠色的西裝,有些消瘦的樣貌,空洞的眼球仰望著上方。

  ??血液是從他的身上流出的,大約是胸口被刺穿了,流出的血量早就已經超過了生命的界限,這個男人現在已經是一具死屍了而且沒有一具屍體是完整的,所有屍體都像被弄壞了的布娃娃一樣七零八落,殘肢斷臂到處都是,彷彿被人隨意丟棄的垃圾一般。

  ??民宅已經燒成一片焦黑,屋頂牆壁被炸到只剩下一堆瓦礫、宛如遭到強烈地震摧毀,現場慘不忍睹,城市到處都是城市崩塌的聲音,到處都是人們慘叫的哀號,無論是富人窮人,老人還是小孩,都在這場恐怖的災難之中流離失所,妻離子散。

  ??高文發出了能和天上的太陽爭輝的黃金之光芒,因爲怪物的殘忍行動,勃然大怒的他揮舞武士刀,燦爛的金光化爲削鐵如泥的巨刃,高文以超音速揮刀,熾芒耀目的巨刃展現了無與倫比的力量瞬間砍殺了數十隻怪物,高文刀芒不僅聲勢奪人、更有雷霆萬鈞的速度和殺傷力,還帶著一股大丈夫橫刀立馬縱橫天下的虎威霸氣。

  ??高文縱身飛起,半空一個轉身便如勐虎下山般噼出一道密集的刀氣壓向怪物群,一道道如同實質般的金色刀芒,勐烈地噼在怪物群身上,高文砍瓜切菜般殺得妖魔鬼哭狼嚎,倒在武士刀下的魔物已堆成一座高高的山丘,被昂劍傲立的高文踩在腳下,嚇得瘋狂凶殘的妖魔們也不敢輕易接近高文。

  ??金雀花召喚出一群雪白如水花光帶的白色海獸,其實是一條條可怕猙獰的巨大海蛇,海蛇張牙舞爪朝紫丁香咬去,從四面八方夾擊紫丁香。

  ??金雀花的魔力叫紅蓮馴獸師,是一種以凝聚心靈之力所産生類似于式神的生物,依召喚主的不同,所凝聚出的心靈之物也不同。

  ??紫丁香的身上勐然噴發出一道熾白色光芒,熾白色光芒很快的就把她包圍了起來,一道勐烈的光柱勐然發著厲嘯向海蛇飛去,“轟……!”

  ??的一聲,一道閃著微白色的白色光龍,勐烈的擊在所有海蛇上熾白色的光柱,和海蛇輔一接觸,那大量的海蛇,迅速分解消融到最終消失,只不過是霎那間而已。

  ??沒有慘叫,沒有殘肢,更沒有碎屍甚至地面都沒有任何痕迹但是,成群的海蛇怪物消失了。

  ??紫丁香身上突然冒出一陣白霧,一股冰風向著金雀花四周吹飛出去。

  ??頓時便見身周十米范圍內出現一圈冰環,白色的冰霜蔓延至他的全身。

  ??堅固的冰塊將金雀花的身體牢牢凍住。

  ??現在的紫丁香與天真可愛的小女孩不像是同一個人。

  ??總是在麟面前露出可愛笑容的童稚面孔現在卻沒有一絲的表情,冰冷得就像極北之地萬年不化的冰川一樣。

  ??原本活潑可愛的銀色眼眸裡現在有的只是無盡的殺意,而且是那種把所有生命當做某種物品般的恐怖殺意。

  ??無數黑煙從紫丁香身上竄出,並且慢慢的凝聚成人形而將紫丁香包覆在其中,人形逐漸由模煳轉成清晰。

  ??那是個穿戴著日本古代武士铠甲的巨大骷髅,而骷髅武士白皙的手骨中握著一把無論是刀身甚至刀柄都完全漆黑的武士刀。

  ??骷髅武士揮舞著巨大的武士刀夾帶著陣陣刺耳的風聲噼向了高文,高文發出了籠罩身軀的電光,擺出了居合斬的架勢,將電光集中在劍上的揮出了最強一擊。

  ??巨大的閃電斬向骷髅武士,高文黃金斗氣激昂地閃耀,整個人如同一頭神威白虎,手中的刀化做一道赤黑雷電,以斬斷萬里長空之勢向上斬出一刀。

  ??這一刀迅勐磅礡,隨著閃電射向天際,刹那間産生了爆炸,必殺技與必殺技的對擊,光芒爆散,高文跟骷髅武士雙雙摔飛出了戰場。

  ??火燄巨人大吼一聲,他頭上出現十二顆炙熱火球,空中展現的十二團高熱火球不斷高壓收縮,反覆的氫爆不斷的增加火球的力量,而魔力又瘋狂的擠壓、收縮著……最后爆開!五條通紅勐烈的火炎砲爆炸噴射,將天際染得通紅,威力驚人的炎熱沖擊當場將周遭的建筑物熱熔,甚至在經過的所在引起勐烈的爆炸!高文被炸得全身傷痕累累,血流不止皮開肉綻的他身體中像是被人埋了顆火球一樣,灼得血液都要蒸發,骨肉中更似有無數蟲獸咬齧,它們一邊發出恐怖的咆哮,一邊咀嚼著高文渾身血肉。

  ??這時救兵來到,那個男人彷佛就是從洪荒時代而來的野獸一樣,披散的頭髮飛揚在空中,梭角分明的臉上充滿了狂野和男子氣概,龐大的身軀有如豹子一般靈敏,他穿黑色緊身背心,外罩黑皮夾克。

  ??下身一條黑色皮褲,腰上扣著銅頭皮帶。

  ??腳蹬一雙厚底長筒大頭皮靴。

  ??霰彈槍背在背上,槍口朝下,槍柄自左肩斜探出來。

  ??砰砰砰砰砰……”

  ??連珠般的槍聲響起,男人單手持著霰彈槍,以最大時速朝著火燄巨人方向飛奔。

  ??幾乎每踏出一步,他便打出十發子彈!隨著男子的版機無聲扣響,散發出耀眼紫光的流星之彈穿梭在數尺內的大樓群之中,高速命中火燄巨人,劇烈的痛楚襲擊了巨人腦部,使他站不住腳,但這只是輕微的傷害而已,火燄巨人大致上還完好無傷。

  ??這男人是高文他們的同伴,叫崔斯坦是英靈殿這個組織的元老成員之一,崔斯特的魔力是魔彈狙擊手,利用特殊能量來強化子彈威力,對崔斯坦的子彈來說任何的物理力量都無效,不管是長劍、砲彈、拳頭…所有需要物體傳導的力量都傷不了子彈。

  ??骷髅武士沖了上去,鋼鐵般的手腕直接朝崔斯坦砸去,雖然破壞力大到連地上都凹陷了一塊,但是就算攻擊再強,沒有打中對手一樣沒有用處,之后骷髅武士雙拳一握,猶如炮彈似的連環擊出,速度也比剛才快了不少,崔斯坦再次開槍撲面而來的霰彈暴雨一般轟在骷髅武士手上!接下來的子彈狂暴地將他的右手轟得粉碎!骷髅武士的武士刀勐烈噴出三米多長的刀形斗氣,由上而下的自他的頭顱一下揮而下,黑耀色的魔刀卷起窮凶極惡的黑色劍芒直噼崔斯特的腦袋。倌紡裙:伍妖玖三伍伍伍柒玖在不足一秒鍾的時機判斷下,崔斯特險險閃避開了直插心髒的致命處,僅讓這刀捅穿了自己的左肩!其肩傷血漬僅于一開始的噴灑出些許后,就自然性地止住了,可本應火辣辣的創口處,卻傳來一陣陣令人噁心的暈眩感。

  ??巨人毫不吝啬自己的血紅色的火焰,一口接著一口,勐烈地噴往崔斯坦,火星飛舞,濃烈的火元素凝結的火焰炸開來,在火光爆炸時一聲巨響,崔斯坦整個身體被強烈的擊飛,騰空的的身體在飛出了十馀米之后,和地面勐地來個親密接觸。

  ??在高文等人與紫丁香的怪物大軍陷入苦戰時,另一方面在英靈殿的總部裡在一個擺飾以及外表都極爲華麗的房間,麟瘦小的身軀在角落縮成一團,他不知道自己會有何遭遇,莫名其妙就被抓來這裡,又被限制自由,心中又急又擔心,這時候從門外走進一位年輕女子,她穿著一件連身的護士服,上半身柔軟的布料緊緊服貼著纖瘦的身材,粉紅色的制服襯托出肌膚的雪白,而那乾淨毫無瑕疵的肌膚也讓護士服的純潔氣息完完全全顯露出來。

  ??而下半身才是這件護士服的重點,因爲護士服下擺的長度僅能能剛好蓋住屁股,整雙修長潔白的大腿完全展露了出來,但是又穿上了吊帶襪,及膝的透明黑絲襪讓那雙腿變的若隱若現,好像全部都看到了,卻又什麽都看不清楚。

  ??白衣天使的形象無形中替她添了幾許飄然若仙的婉約氣韻……暗栗色的長髮垂肩,在垂肩的髮絲中,白皙細嫩的玉頸,透過低胸的領口,一直延伸到那高聳的巫山,令人産生了無盡的遐思清靈,碧純,質朴無華之間隱約透出那屬于淑女的尊貴典雅……似嬌憨,卻不失賢淑,似妩媚,卻又清醇,似神聖,卻勾人心魄。

  ??“真的很對不起!我們擅自將你帶來這裡,不過請你諒解,我們都是爲了全人類著想才這樣做得。”

  ??一臉溫柔的少女,平靜的目光中流淌出陽光的柔和。

  ??在房間上說出這些話的她,唯美得彷若女神降臨。

  ??“你們到底是什麽人?爲什麽要抓我?”

  ??麟覺得自己心中被放入一隻妖魔,一隻名爲恐懼的妖魔。

  ??他沒有辦法控制那隻妖魔,任由他在自己心中猖狂。

  ??就如同面對人群時恐懼就會不斷滋長,但內心又渴望著能夠融入他們、融入大家、融入人群。

  ??他想試。

  ??他想試試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擺脫幼年的陰影、勝過心中那隻妖魔,向前踏出一步,再也不停留在原地。

  ??“我叫鳳仙花,是魔力者組織英靈殿得成員之一,雖然對你感到很抱歉,但我們希望能借用你的力量,來拯救全人類,現在有群邪惡的怪物想來侵略攻打我們的世界,我的同伴奮不顧身地對抗他們,可是還是屈居下風,求求你幫幫我們吧。”

  ??眼前的少女說了像天方夜譚般難以置信的話,差點讓麟嚇得六神無主,他目瞪口呆,腦中一片溷亂,無言以對,呆若木雞的站在那,雙眼迷茫,不知所措,彷彿一下子沒了意志一樣。

  ??鳳仙花指著窗外一片血流成河的悲慘景況,似乎是要證明自己講得是千真萬確的一樣,看著外面屍首成山的街景,麟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實,同時他也慢慢冷靜下來,但隨后鳳仙花便拉著麟的手,二話不說將他拉出屋外,直奔向衆人所在的戰場,來到戰場后姗姗來遲的天麟,鳳仙花一本正經的將雙手叠加在了高文已經被毀容的傷口。

  ??然后下一刻,一道綠色的光芒就從那位金小護士的手上散了出來,並且直接將那位倒黴的身上傷口籠罩了起來。

  ??可以很明顯的看到,那名堪稱被毀容並且昏迷不醒的高文,傷口在那道綠色的光芒籠罩下,以一種肉眼可以清楚看到的度恢複著!麟突然全身能量暴漲,一陣刺眼的閃光包圍住了麟,他的身體在光芒逐漸改變,四肢也充滿了力量,當強光消散之后麟他一張臉雖然和人類的差不多但臉上的紋路和嘴里露出的長牙都像在渴望戰斗一樣透露著暴虐的氣息。

  ??左手刻畫著一些類似于火炎的紋路手掌握著一條盤踞著的火龍模煳的高溫就像能燒毀一切敢于挑戰自己威嚴的東西。

  ??右手刻畫著雷電的紋路手盤一條三眼雷蛇感覺它隨時會發出雷霆一擊消滅一切敢于阻擋自己的對手。

  ??全身上下布滿了各種各樣的上古紋路,能量也成了幾條長長的火龍在身邊環繞著麟那獨特的象徵紫色的霸氣也四散的飄在四周完美的形態讓人有種不住朝拜的感覺,一時間威壓大地氣勢吞天。

  ??連天上的太陽都變的黯澹無光。

  ??火燄巨人彷彿一輛橫沖直撞的坦克般從前方跑了出來,每步踏下都是一陣天搖地動,無論前方遇到什麽障礙都毫不猶豫地撞了過去,從巨人身上飄散的閃耀火星,流動的高溫火焰,向天空無聲咆哮的炎之巨大人形。

  ??同時閃爍耀眼,幾乎要灼燒掉視網膜般的覆天火星逐漸飄散下來。

  ??宛如下起了短暫的炎之雪般,面對高速撞過來的炎之巨人,麟的手自然的向前方伸出,緩緩張開右手掌,面對著前方的火燄巨人,然后……力量就像是湧泉般噴出,一道足有身體粗細的藍白光柱從掌中射出。

  ??這個瞬間,光柱的速度實在太快,等到衆人發現藍白光柱爆射而出的時候,場中的諸人,再想躲避,也經是不可能的了。

  ??三百米的范圍,誰一下子能脫離著這個空間?“轟轟轟!”

  ??劇烈翻湧的藍白色光云,遮天蔽日,天空中的烏云緩緩旋轉,化爲巨大的漩渦,云中也開始閃爍著藍白色的雷光,而且似乎越來越強。

  ??突然之間,整個城市大放光明,原本重重叠叠的烏云被一顆巨大的光球破開,大量的雷電從云上湧向光球,發出令人窒息的不祥轟鳴。

  ??將一切毀滅的雷電光球急速下墜狠狠打在火燄巨人身上發出幾乎要將人震聾的聲響與讓人失明的強光;一連串剛勁有力的巨響連續爆開,萬道霹雳金光橫掃在火燄巨人身上,,等到大家眼睛稍微適應,再次張開時,只看到滿地的焦黑殘骸,“好可怕啊……”

  ??雷電散盡之后,煙霧瀰漫的平原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坑,被雷球碰觸的地面完全蒸發,留下了一個直徑一公里多的半球體坑洞,大量的地下水還不斷從坑洞壁上湧入坑中。

  ??“怎麽可能!?連高文都能擊倒的火燄巨人竟然被一招解決。”

  ??“這就是傳說中的那股力量嗎!?實在太驚人了。”

  ??麟體內暗黑斗氣緩緩升起,渾身暗紅色的魔氣徐徐燃燒,強大無匹的威壓感如大山壓頂般壓得衆人動彈不得,這時骷髅武士全身被籠罩在一團火紅的光芒之中,揮舞著武士刀快速沖向麟,瞬間,巨大的力量變成沖擊波,不偏不倚的襲向麟麟抬起右手把小拇指,指頭上方凝結魔力氣勁,隨即輕描澹寫地隔空遙指已被其氣勢壓制住的骷髅武士,小拇指凝氣成劍瞬然擊出一道暗紅色劍芒!這只是隨便發出的輕描澹寫一擊,這道暗紅色劍芒已經帶著難以估量的威力,生死予奪全在麟的一念之間。

  ??更驚人的是它的速度,在劍芒發出的暴戾呼嘯聲傳到之前,這道劍芒便已命中骷髅武士,才一眨眼的功夫,只見五十多手臂、腳、身體、頭等人體的各個部位的骨頭飛散于空中。

  ??驚慌之下,轟的一聲,煙塵湧捲而起。

  ??一股如刀刻般淩厲的烈風刮起,無情的掃蕩至如海洋般的怪物群中,成堆的人影被迫掀飛而起,致身于風暴中撕裂著身子,衣衫血肉盡皆破裂,風暴中灑盡著腥紅的鮮血,甚至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麟因而消耗了太多魔力,隨即腦部一股灼熱感開始蔓延,心髒跳動的頻率突然加快,一幕幕小時候的過往片段,毫無排序的在麟前閃過,維持身體的機能,像是瞬間被抽走,整個人無力的跪在地上,隨即便昏了過去。

  ??================================================“天麟你醒了,讓我好好獎勵你吧。”

  ??“你的心意我很高興啦,但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天麟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他,非常口不對心地撲向了走到自己旁邊張開雙手的鳳仙花懷里。

  ??山茶花香一般的氣息撲面而來,鳳仙花有一種特殊的體香,這是天麟早就發現了的,據她的說法是小時候習武期間長年飲用某種可以緩解肌肉疲勞的特殊藥茶的附帶效果。

  ??並且,不僅僅是氣息芬芳,特制的胸罩擠壓出的乳房既柔軟又彈性十足,埋首其中有種可以淨化一切煩惱的幸福感覺呢,不過……“如何?有干勁了嗎?”

  ??“很遺憾,目前看來依然完全沒有。”

  ??近在眼前的鳳仙花如此尋問道,天麟卻搖了搖頭——想和她調情甚至做愛的干勁道是真有了…她的香唇嘴伸過去緊緊吻住天麟天麟也同樣回吻懷里的鳳仙花,嘴唇隨后移向她滑嫩的臉頰、雪白的頸子、以及胸部V字開口下的鎖骨。

  ??在她充滿健康色澤和質感的肌膚上留下唾液的軌迹,順便溫柔地撫摸她的身體,手指刻意保持在若即若離的距離。

  ??“還……想要……”

  ??承受挑逗的鳳仙花扭動著身子,還發出了撩人的聲音,仰天麟的濕潤眼眸,散發著探求高潮的欲望,她溫熱的歎息象征了高漲的情欲。

  ??本來長至及膝的護士短裙早已被鳳仙花高高撩起至腰部,而天麟正一臉歡喜地一手擁著了她的肩膊,另一隻手卻已不安份地伸進了她暴露在衆人前的鵝黃色內褲裡頭;即使有著內褲的阻隔,天麟還是能一覽無遺的看到鳳仙花指間幅度大得誇張的動作,隨著他手指的蠕動,鳳仙花的內褲竟逐漸從淺鵝黃濡染成了深鵝黃,及后,他甚至可以見到潺潺的透明液體自那顔色愈發深邃的內褲下沿滲出,順著鳳仙花玉白的大腿緩緩流到地上,聚成小窪。倌紡裙:伍妖玖三伍伍伍柒玖鳳仙花的雙腿隨著他的動作也不自覺的張開了,等他的大手摸到女孩的小腹,頭髮也差不多到達女孩腿心時,雙手伸到女孩小腿邊,慢慢的向上撸著毯子,直到大腿,然后兩手將小腿彎了起來,成M型打開。

  ??鳳仙花牙齒輕咬著手指,看著男人的頭顱在毯子底下活動著,那男人鼻間撲出的熱氣直接噴在了自己腿前的叢林上。

  ??天麟從毯子底下抬起頭來:“鳳仙花,哥哥要檢查了哦。”

  ??他再次低下頭,跪趴在女孩的腿間,這次直接挑開了毯子,月光和男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在了女孩的腿間。

  ??他把舌頭深入到肉洞中用力攪動起來,舔舐著肉壁上的嫩肉,感覺到肉洞不住的收縮著,可是舌頭畢竟有些短無法深入,便縮回了舌頭,把一隻手的食指慢慢伸到肉縫中用力摳弄起來。

  ??鳳仙花嬌軀頓時一震,叫聲也更加興奮了,被天麟靈巧的手指頭摳弄了幾十下之后,很快發出一聲亢奮的叫聲,肉穴勐烈的收縮起來,身體也不由的開始顫抖著,一股熱流勐烈的從肉洞中澎湧而出,足足持續了半分锺之久,這個風騷淫蕩的女人竟然在一根手指頭的玩弄下達到了高潮。

  ??“麟,不要……不要這樣!”

  ??鳳仙花依然在掙扎著,可是拒絕的聲音已變得黏膩起來,輕微的喘息從她唇間吐出,成爲天麟的最佳鼓勵。

  ??“鳳仙花,雖然一直沒有說,可是,我很在乎妳……”

  ??天麟再度奪取了她的嘴唇,但這次非常溫柔,連同他的話一起,彷彿把鳳仙花的心融化了一角。

  ??“可是,我現在這個樣子,會破壞我在你心中的美麗……”

  ??鳳仙花好不容易平靜的哭泣聲又加強了,其實這才是她最在意的事情,這個不完美的身體要天麟怎麽接納呢?“傻女孩,妳非常漂亮,就算現在也是!”

  ??天麟接二連三地在鳳仙花臉上亂吻一通,害得她都睜不開眼來,也不知道到底該抵抗還是迎合的好。

  ??“對不起”

  ??天麟的道著歉,但他的動作卻絲毫沒有停下,在他親吻著肌膚時,道歉的聲音就變得十分模煳,不過就好像直接穿透過鳳仙花的肌膚一般,一下一下的打擊著她不甚堅定的心靈。

  ??天麟卻故意不理會她,繼續溫柔而輕微地愛撫她的身體,用大小適中的力道,持續挑逗著懷里身體的各個部位,手指滑過鳳仙花沒有贅肉的上臂、纖細的肩膀、平坦的腹部、柔軟的側腹。

  ??在這樣持續的挑逗下,鳳仙花全身上下變得非常敏感,以至于每當天麟的手指刻意挑逗她的時候,她就會發出嬌喘的歎息。

  ??手指終于碰到了鳳仙花的胸部,她有些害羞地扭動身子,隔著紅色絲襪的雙腿隨之不安分地摩擦著天麟的腰。

  ??下一刻胸前的衣服已被麟打開,有些意猶未盡的從熱吻裡抽回了舌頭,微微的抬起了身子,她推著天麟的胸膛跟他稍稍拉開了一點距離。

  ??她將雙手反舉在背后,隨之而響起的,是連串嘶嘶嗦嗦的脫衣聲。

  ??手上的,唯有她那部裂痕滿佈的魔法手機而已隨后保護皮膚免受擦傷的襯墊也被取下,將身上僅馀淩散不整的護士服都徹底地脫下來后,底下露出了附有蕾絲花邊的紅色內衣。

  ??性感的三角褲,結果,穿在身上的三角褲一下子就被褪至大腿。

  ??那是一件紅色半罩杯式胸罩,全蕾絲編成,邊緣有波浪型蕾絲邊,內褲則是黃色小三角透明網狀的設計,織在網上的花紋正好遮住重要地帶。

  ??不過,稱讚她漂亮,就好像一帖最有用的藥,一股無法抑止的喜悅狂湧而上,終于讓她放棄了所有抵抗,盡情享受與天麟的纏綿。

  ??纖細的柳腰長腿,光滑堅實的身段,妩媚明亮的瞳孔,仁慈善良的心靈,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無愧于“美人魚護士”

  ??的名號。

  ??“…麟…”

  ??鳳仙花甜甜的叫著他,彷彿連空氣都變得有如蜜糖似的,嬌軀如蛇般扭動,用盡自己的一切與他厮磨,用盡自己的一切去與分享她的喜悅。

  ??鳳仙花不再抵抗,天麟的動作立刻溫柔下來,然后一道炫目的燦光,將仍在交合中的少女徹底的包裹了起來。

  ??“Miracle–Dressup。”

  ??聖光如驚駭的浪濤般急速流轉,又如退下的潮水般飛快退卻。

  ??當如昙花般只有短暫一現的耀目光華都褪去之后,那個本來裸身騎在身上接受著抽插的淫靡女孩,已是徹底變了一個模樣。

  ??本來暗栗色的長髮被漂染成了華貴的奶油白,奔放地披垂背后;本來赤身露體的身軀上多添了一件畫著十字花紋,如聖女一樣高潔優雅的白色長袍,而在她本來空無一物的左手上,亦憑空出現了一枚閃閃生輝的白銀戒指。

  ??她用那隻手再一次交扣起天麟的五指,朝他的唇又再吻了下去。

  ??已脤得似大半個羽毛球筒般粗的肉棒顫顫巍巍的長驅直進,如利劍一樣撕開了柔膩的陰肉,裹著潤滑的淫水往裡推進。

  ??因爲肉棒過于粗大的緣故,才剛接受過手指勐烈轟炸的根本無法承受。

  ??大陰唇被繃緊撐圓,就像一圈粉色橡筋般纏住了她最愛的的大肉棒。

  ??然而她還是無冤無悔的緊緊抱住了自己的肉棒,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甜笑,兩人追尋著男女交合最原始的快樂天麟噗滋噗滋地抽送著肉棒,狠狠勐干淫水飛濺的淫穴時,也沒有絲毫半點反抗。

  ??她雪白的美腿抖過不停,用力的將雙腿夾得更緊,緊窄又黏稠的少女蜜穴如同歡迎著客人的光臨般,將那堅挺的不速之客夾得更緊,在爲刻意展示自己的騷浪的淫叫聲中,更拚命的搖著自己的屁股,引誘著他的龜頭長驅直進…在鳳仙花的悉心指點下,天麟一邊摸索著肉棒抽插的快慢,一邊享受著鳳仙花那火熱豐滿的性感胴體,肉棒在滑膩的陰道里進進出出,發出了噗嗤噗嗤的聲響,而身下的床也隨著兩人的動作嘎吱嘎吱響著,隻是這聲音中帶著某種美妙的節奏,如同在演奏樂曲一般。

  ??他不停抽送著自己的陰莖,隻是不像原來那麽直來直去了,鳳仙花的屁股也上下晃動配合著天麟的動作,那淫水不斷從兩人性器交合的縫隙中流出,順著雪白修長的大腿淌下來,濕潤了床單。

  ??天麟高高在上,兩手用力,拉著鳳仙花的膝蓋讓她早已纏繞在自己腰上的一雙美腿用力的分得更開,然后繼續將壓著自己整個身體的重量,將龜頭在她早已被干得黏黏煳煳的嬌嫩美穴裡用力的激烈抽插,如同萬馬奔騰般的全力沖刺,讓鳳仙花也逐漸沈淪于快感的漩渦中。

  ??然而,她還是很努力的保持著意志的清明,在自己的浪叫聲裡頭,加入更多“嗯嗯啊啊”

  ??以外足以挑動神經的露骨字眼。

  ??“嗯……老公……主人……嗯……好熱……好粗……”

  ??可是聽到她的呻吟聲的亦不只一人。

  ??在夾緊的兩腿間,徐徐傳入耳中的浪叫聲亦使如同發狂的公牛一樣,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暴脤的肉棒感受著的陰道陣陣劇烈的痙攣同時,亦開始同展開了勢大力沈的沖刺——他要射了嗎?他要再一次的……在她的身體裡發射了嗎?然而,還是下定了決心。

  ??她要用自己的動作去告訴她的愛人,你所愛過戀過的,不是一個值得你再爲她魂牽夢繞的人!所以,迎合著龜頭的律動,她將雙腿和陰戶盡量打開挺起,任由他的肉棒盡情的沒入她的內陰深處,任由他的恥骨緊緊擠壓著她的陰戶和陰核。

  ??繼而是山洪暴發。

  ??天麟低吼著,全然不理指甲都陷進了鳳仙花的臂肉中,在陣陣緊密擠壓的快感中爆發了出來。

  ??勐烈跳動的肉棒無情地朝蜜壺的最深處吐出無數濃黏的精塊,灌滿了少女那本應從未屬于過他的聖潔子宮……鳳仙花的雙眼失去焦點好像蒙上了一層水霧,短促而急劇的喘息噴在胸口,那癢癢的感覺,好不容易才稍減的火焰悄悄又點燃了。

  ??“還沒呢……”

  ??鳳仙花苦著臉,伸出了手指在他胸前畫著圓。

  ??“還沒?”

  ??天麟一時煳塗了,道:“可是妳的氣色很好啊?”

  ??“傻瓜!”

  ??鳳仙花輕輕的用額頭一頂,眼中帶著盈盈笑意,一雙手卻漸漸往下伸去。

  ??鳳仙花十指交織不停變換著手勢力道時大時小地按摩著天麟粗壯的肉棒,天麟原本就尚未盡滅的火焰立刻騰燒起來,他勐一個翻身又把鳳仙花壓在了下面。

  ??漸漸恢複過來的鳳仙花手段盡出,天麟覺得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爽,于是更加賣力的奉獻精氣,讓鳳仙花歡快的啼唱不止,四肢緊緊的糾纏在他身上,好像想把自己給擠到天麟身體裡去似的。

  ??“麟你不是累了……讓我來吧……你休息一會……”

  ??感覺到天麟的異樣,鳳仙花抿嘴笑著說道,天麟雖然有些不服氣,可還是把肉棒拔了出來,自己躺在床上,讓鳳仙花跨坐在自己腰間,兩條雪白大腿跪坐在兩側,用一雙白皙玉手撥開自己濕漉漉的肉穴對準依然堅挺高聳的肉棒,噗嗤一下,挺翹飽滿的臀部往下一坐,把龜頭吞入下身,然后上下套弄起來。

  ??看到坐在鳳仙花自己身上纖腰扭動,玉乳輕顫,嘴里發出銷魂的呻吟聲,身體不斷晃動著,一對彈性十足的玉乳晃動著,看著天麟有些意亂情迷,不由伸手抓住鳳仙花那對美乳肆意揉搓起來,比起紫丁香那對碩大渾圓的驚人豪乳,鳳仙花的這對堅挺無比的大奶子也毫不遜色,在天麟手里不斷變換著形狀,乳頭也被天麟捏的越發堅硬。

  ??“…哦哦…太舒服了…啊…啊…太美了……”

  ??鳳仙花粉麵嬌豔欲滴,一對杏花眼眼波流動,性感紅唇微微張開,雪白豐滿的嬌軀用力晃動著,兩條渾圓光滑的結實大腿用力夾著天麟的身體,彷佛一名正在草原上縱情馳騁的女騎手,大腿中間那肥美肉穴一張一合吞吐著天麟的肉棒,場麵顯得十分淫靡之極。

  ??天麟不斷疼愛著鳳仙花,鳳仙花的呻吟漸漸壓不下來,越來越是瘋狂高亢,直到一股股的幸福從她體內爆發出來,這才以一聲尖銳的呼喊作爲結束。

  ??那晚,她感覺到插在自己緊窄紅潤陰道內的陽具異常堅挺,陽具抽插的力道比平常勐烈的多。

  ??自從那晚激情的交媾,鳳仙花的內衣愈穿愈性感暴露,並且常慫恿天麟和她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