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党光头给了我一张名片,说这是一家小茶业公司的老板娘,他老公有好货, 价钱却不好商量。然後色咪咪的看着我说:“钢子,路我已经给你铺好了,接下 来就看你的本事了!我们公司的情圣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我笑着打了他一拳, 道:“你就擎好吧!” 接过名片,我扫了一下上面的名字:陈紫烟。心中一动,顺手拿起电话拨了 过去。 话筒里传来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你好。”我尽量压制住自己声音中的颤 抖,对着话筒说:“陈小姐,我是新华公司的业务经理李钢,有笔业务想和您当 面谈谈,你看什麽时候方便?”电话那端沈默了一会,说:“晚上在江源饭店见 吧!” 不到7点锺,我已经在江源饭店订好了位子。坐在椅子上,我居然有些心跳 加速。她会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紫烟呢?如果是,我该如何面对? “先生,这位小姐说是您的朋友。”正在胡思乱想间,侍应生打断了我的思 路。我擡头一看,呆住了。 岁月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改变,眼前的她依然如昨日般靓立动人。那双大眼 睛里依然闪烁着少时调皮的光辉,只有在不经意的转动间才露出成熟女人的风韵。 和梦姨同样修长的脖颈,胸前的山峰却更加挺拔,我几乎有一种沈醉其中的 冲动! “钢子,真的是你!”紫烟捂着自己的嘴巴,吃惊的看着我。我这时才看到 她手上的结婚钻戒,心里一酸,强笑道:“紫烟,好久不见!” 十年了!想不到我和紫烟一别,竟然整整十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此刻已 长成一个魁梧高大的男人,而那个俏丽活泼的女孩也已嫁爲他妇,十年,多麽漫 长的一段岁月,可是在我的眼中,紫烟那巧笑倩兮的模样一如昨天。 整整两个小时,我和紫烟一直在回忆着少时的无知。看着她美丽的脸庞,那 个在雨天中激情拥吻的场面又浮现在我的脑海,然而我却没有提及。我们两个都 在刻意回避着那个场景,每到接近它的时候,紫烟都不动声色的避开,我也不再 继续深谈。 最後,我说出了这次约她出来的目的。紫烟调皮的打了个响指,对我说: “包在我身上,没问题!”那神采飞扬的模样让我仿佛又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小女 孩,耳边似乎又传来她那不服气的声音“他眼睛没我大!” 紫烟以最低的价格卖给我一批极品普洱,而且是自己珍藏,市面上已经找不 到同类産品了。老板是个懂茶之人,品尝之後赞不绝口,对我也是礼待有加。光 头私下也向我祝贺:“不愧是情圣,真不是盖的,出手果然不凡啊!” 我却没有一丝的兴奋。自从上次见过紫烟,我再联系她就只能通过电话了。 想约她出来,总被她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推辞,我知道她也无奈,毕竟自己是 已经成了家的女人了,再和别的男人约会肯定会被别人戳着脊梁骂不守妇道。我 只好做罢。 年会举办完毕,不管是客人还是员工都对期间的茶品赞不绝口,老板脸上红 光一片。会後把我叫到办公室里说:“小钢啊,明年公司准备扩大业务,原先的 老客户维系和新业务拓展我不想再插手了,年纪大了就懒了,你们还年轻,你们 放开手脚做,公司业务上有什麽事你拿主意,需要签字的找我就可以了!” 我内心很是兴奋,盼望得到的终于来到了!从老板的办公室出来,我迫不及 待的掏出手机给紫烟打了个电话:“紫烟,晚上有时间吗?出来吃顿饭吧!没什 麽,就吃顿饭,要是你不放心家里,和你老公一起来!”我特意加了後面一句, 不知道爲什麽,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有好消息总要和自己最近的人分享。 紫烟沈默了一会,道:“我不出去了。”我心里一沈,却听她继续说道: “你来我家吧。他不在。地点是……”我拼命压抑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飞 快的记下地址,在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中飞奔出门。 听涛小筑。很诗意的名字。站在紫烟的楼下,看着墙面上那四个兰色大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紫烟一袭蓝色长裙出来迎接我。我对她微微一笑,闪身进屋。客厅正中央的 墙壁上,注意张巨幅结婚照吸引了我的目光。美丽的紫烟一身洁白的婚纱,亲密 的依偎在一个男人的肩膀上。我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很平凡,只是那双眼睛…… 居然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