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魔都猎艳记】(01) 魔都猎艳记 【原创】白日高照,半点朱唇万客尝;午夜低映,万里素心单系郎 一下飞机,顿时一阵凛冽的寒风,透过薄薄的西装,吹地我遍体生凉,但一 颗火热的春心,却止不住地跳出一蓬蓬的火花,温暖了整个人,毕竟今天飞过2 公里,来到魔都,一想到可以马上就可以细细体味江南水乡妹子的温柔, 连脚步都雀跃起来,这点冷又算的上什麽?安顿好酒店,已是星光满天,随着我 吐出最後一口混着些许湿气的烟圈,走进了MM指点的小,穿过入户花园,再 走上一小段铺满鹅卵石的小径,清冷的月光,将一排排桂花的婆娑,间或投在我 的身上,除了风有些大,情调真有点不错。 开门的是一位颇有气质的MM,个头不算高,只勉强到我胸口,一身藏青色 的小线衣,略微勾勒出起伏的线条,她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递给我一双乾净的 棉拖鞋,在我换鞋的当儿,她很自然地在我旁边坐下,顺手给我捏了捏肩膀,这 个动作大大赢得了我的好感,感觉就那麽一刹那间,我们就脱离了春客那种应酬 的模式,更像是旧情人的重聚。 我顺势躺进她的怀里,脑後立即传来一阵温柔的波动,我笑着过头,隔着 衣服捏起她一边的乳头,「你不穿内衣啊?看,有点硬了哦。」 「呶,呶,这边也硬了呢,呵呵」 她轻轻拍了我一下,「你坏死了,去洗澡吧。」 望着她扭着屁股走向洗手间的样子,满满的居家少妇的风情,我不由得醉了 。 。 。 4个大功率的浴霸,照得整个洗手间里一片明亮,她伸手束起头发,熟练地 打了个结,这个动作需要她挺胸、翘臀才能完成,仅管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侧面 那一抹S形的曲线,却是触动了我最爱的心弦。 我把她拉进我的怀中,从背後托起她的双乳,明亮的光芒照着她的身子,俞 发显的白晰,略带着轻紫色的乳晕,在我双手的抚弄下,渐渐地收缩,两粒精巧 的乳头,也像雨後的春芽,挺了出来,再一分一分地硬结成两颗紫色的宝石,伫 立在已缩成硬币大小的乳晕上,轻轻地颤动着,旁边还有一些不规则的突起,像 是群星围绕着月亮,衬得她胸前这一抹色彩,妖艳无比。 整个一对乳房,被喷过来的热水不停地冲刷,慢慢的越来越暖,越来越软。 关上浴室的门,小小的空间内,温度马上以明显的速度不断地升高,她闭着 眼靠在我身上,任我细细把玩她的胸膛。 已经像两颗黄豆大小的乳头,被我的姆指从一个指缝拨到另一个指缝,或是 把她一对丰满的柔软的双乳,从两边向中间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让头顶淋下的 热水,汇成一条欢快的小溪,流过平坦的小腹,再消失在那神秘的草地里。 我腾出一只手,顺着她的腰肢滑上她的臀峰,像是在擦拭一件精美的玻璃器 皿,坚定而又温柔地旋转着向下,兜过她的腿心,接起一捧热水,湿润着她的花 房。 水汽逐渐浓郁起来,室内的一切开始变的朦胧,她跳动的睫毛已经越发地模 □不清,可每一次我的指尖划过她的阴唇,拨动那粒隐藏在花丛深处的红豆时, 我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一阵抖动。 她的臀部随着我手指的节奏,前後摇摆,又像是在迎,又像是在逃避,让 我已经完全挺立起的阴茎,一下又一下地在她丰满的臀上,敲打出淫荡的水声。 渐渐的,我的手指划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我能感觉到她原来微分的双腿变成 紧紧地夹着我的手掌,指尖传来的滑腻,也慢慢取代了水流原本的那种清漾,累 积在掌心。 突然间,她转过身来,一手抓紧我还在滑动的手指,止住我的动作,另一手 牵起我被烫得略微有些发红的阳具,「我们上床去吧。」 我严重低估了魔都的寒潮,开始我还暗自笑话上海人干嘛不仅要在房间里开 暖气,还开了两个电暖器,没一会我就发现自己错了。 随着身上水分不断地蒸发,极速地带走了许多热量,在她进来之前,原本雄 纠纠的小兄已经缩头沓脑地聚成一团,我沮丧地指给她看,「这下郁闷鸟 」 「没关系啦,等下看我的。你先躺下来,我帮你做後面。」 「传说中的面对吧?等下还得′翻面′?」 我笑道,每次想到′翻面「这个词,我都忍不住想笑,总会让我想起来小时 候家里那部硕大的双卡立体声磁带机。先是一双硬硬的肉粒,跟着是一对软软的 肉团,一点点贴上我的大腿,之後便是一条柔软的舌头,像一尾活泼的小鱼,游 上了我的身体,灵动地爬过整个後背,酸酸痒痒地,沈到脚踝,再从另一边游了 上来,间或换一口热水,伴随着「唏聿聿」 的声音,背上的肌肤被逐寸逐寸吸紧再放松,一个圈子一个圈子地循环,最 後集中在我後臀的中间。 她拿出一方湿巾,再次仔细地将菊花附近擦拭乾净,贴了过来。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能感觉她温暖的鼻息,一下又一下地印在我的臀缝之 上。 紧接着,带着热水的温度,她开始轻轻地吮舐起周边,正一下,反一下,最 後试探性地向中间伸进,我尽量放松,配着她的动作。 她把舌头卷成细长,慢慢地一点点把舌尖挤了进去,然後开始温柔地转动, 我能清楚地听到她的鼻息开始沈重起来,扭头看她一眼,只见她发丝散乱,正在 努力地前後摇动。 我的後门从外到里,被一条从温热渐渐变得冰凉的小舌,来地舔弄,带出 一丝丝的心悸。 那种感觉,说不上有多舒服,但是心理上的满足,却是无与伦比,自从东莞 沦陷以来,这是多久没再这麽享受过了。 在脑海里,构画着一名赤条条的女人,闭着眼,用她的嘴,她的唇,她的舌 ,侍弄着自己最污秽的地方,还不停地发出卖力的哼哼声,想着想着,阳具开始 渐渐地变大,变硬,变热「你这里好多毛哦。」 她停了下来,按着我的屁眼笑嘻嘻地说。 「这里毛多证明我本领强嘛,呵呵,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咽了一口口水,正想换个姿势,这样趴在床上,时间长了真有点受不了。 她却突然滑到我分开的双腿当中,仰面躺下,拍了拍我的屁股,「下来一点 点。」 我调整了一下高度,还没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阳具立刻滑入了一个温润的所 在,她柔软而滑腻的舌头灵活地掠过阳具上每一处褶皱,随後又轻轻含着龟头, 舌尖以极高的频率扫着马眼,给我带来一波又一波的震荡。 随着快感的不断积聚,我翻起身,跨坐在她的脸上,硬起的阳具以几乎垂直 的角度插进她的嘴里,在她的舌苔上慢慢地摩擦,满是皱纹的春袋随着我挺动的 节奏,在她脸上滑动,渐渐摊开,挡住她大半的面容。 也许是有些不适,她挺起胸,再伸直脖子,又吐出了舌头,保持从嘴巴到咽 喉近似成一条直线,我可以方便地将阳具滑入她的喉咙深处,在她的咽部顶出一 块小小的突起,并停留在那里,细细感受着她吞咽口水时引发的一波波紧缩,直 到突然间她好像被呛了一口,我连忙拨出已被整个舔地晶亮的阳具,扶她坐了起 来,在她光滑的背上来抚摸,帮她顺气。 「你也太狠了,都不知道悠着点」 她抬起头,一丝清亮的口水从她的下颌流了下来,滴在那对还在剧烈起伏的 乳房上,幽怨地说道。 「真不好意思啊,太投入了,太投入了,哈哈。」 我帮她擦去胸前的口水,顺势又捏住了她的乳头,「谁叫你功夫这麽好嘛 」 「坏蛋。」 她把我摁倒在床头,喘着问:「够了没?」 「这时候说够了,我不是白痴麽?」 我心情好极了,另一只手攀上了她另一只乳房,还暗暗加了把力气,让雪白 的乳肉从指间来地溢出来。 她慢慢坐上我的大腿,伏下身子,从我的耳垂开始舔起,她饱满的胸前,两 粒乳头仍然有些发硬,随着她不断地下滑,刮过我的身子,给我带来一阵阵的酥 麻,等她舔到我的胸前,她停顿了下来,啜着我一边的乳头,另一只手也伸出来 捻住另一边来的搓揉,同时还示威般地向上瞟着我,快乐的闪电从我胸口快速 地积聚,并窜向全身,我也毫不客气地托起她的乳房,两手一起捻动她的乳头, 一会间就是她先承受不住,狠狠掐了我一下,再白了我一眼,继续向下滑。 已经被刺激地充分勃起的阴茎,透着健康的红润,缠绕着不规则的筋纹,被 她用双手推着双乳,紧紧地夹住,顺着她的乳隙,一点点消失在两团柔软之中, 再一点点从她的胸前冒出来,发涨的龟头,先是顶着她的下巴,再一点点被她含 住,吸紧,再慢慢地伸向她咽喉深处,我能感觉到先开始是龟头挤开了两团小小 的软肉,紧接着这两团软肉又贴了来,带着一种异样的风情蠕动起来,比起刚 才她用舌尖的舔弄还要令人销魂,我只觉得头皮发炸,阳具止不住地想在她口中 跳动,但她很适时地用一只手箍紧阴茎的根部,另一只手不停地搓揉着两粒蛋蛋 ,转移我的注意力,只用她喉间的软肉,如海潮一般地冲击着龟头的两侧,虽然 不算强烈,但是胜在持续不断,我的抵抗,转眼间就像冬日下的雪线,一层层地 消融。 我捧起她的脸颊,盯着她的眼睛,捕捉着她眼底深处那一抹笑意,我没有出 声,只是微扬了一下嘴角,她好像非常明白我是在想问她可不可以射在她的嘴里 ,她也没有出声,原本箍着我阳具底端的手却缓慢而坚定地上下动了起来,咽喉 那里也不再保持静止,改成用双唇圈紧茎身,随着手上的节奏,直捋到底,弹到 舌根便立即吐出来,然後就是重复再重复,并且速度越来越快,我从来没试过这 麽有情趣的一张小嘴,一开一,一吞一吐,都是风情万种,被她这麽来的吮 吸,就像在干着一个能说话的小穴。 随着她头部的起落,我的腰也在有节奏的慢慢用力,不多久,蹩了许久的精 液喷薄而出,整条阴茎也在她口中剧烈地抖动,没几下,本来怒涨的肉棒就像融 化在她的嘴里,带着口水湿淋淋地滑了出来。 她抬起头,眼中还带着一缕得意的笑意,张开嘴让我看剩下的部分,顽皮的 舌头还动来动去,把精液与口水搅拌成越来越澹的白汁。 抬起手,她擦去嘴角那里被我带出的一缕浊白,分成几口咽乾净嘴里的一切 ,「我很少会吃掉精液,不过你的味道很好,」 她顿了一顿,像是在找词汇,「腥味很重,但是很健康的那种,有点,太 阳的味道。」 明显她很满意这个词,「对,太阳的味道。」 「当然啦,我平时不吃菜,只吃肉。」 我对这种恭维当然更是受用,「如果2年前,我这个太阳可是能让你化掉 哦。」 她撇了撇嘴,一副明显不相信的样子,趿起拖鞋去洗手间漱口。 我点起一根烟,一边平复着心跳,一边打量着她的房间。 简简单单,但是非常乾净,东西不多,都放在应该放的地方。 整个房间里最大的就是这张床,床尾的支柱很粗,向上伸展到半人高的位置 ,凋着古老的喜庆花纹,顶部有些地方已经被摩挲地有些发亮,很有些年代的味 道。 床头两边伸出花蔓的栏,中间的位置探出一盏铜灯,下部略斜的面可以 掀起,打开就是两个小小的储物柜,一边很空,就放着几盒套套,几个瓶子躺在 数条新毛巾上。 另一边很让我意外,竟然全是书,大部分是英文的没细看,还有几本日文的 ,我看不懂,只看到有一本封面上简笔勾勒着一位姑娘,一手捂着头上宽大的帽 子,仰头望着天边的风筝,无形的风把帽子上的带子吹地瑟瑟飞扬,廖廖数笔, 一幅少女向往自由的影像跃然纸上。 床上只有一个枕头,白色的枕套,白色的枕巾,床上铺的是一张巨大的白色 床单,但隐约可以看到下面还透着图桉,明显底下那张床单才是人就寝时才会 用的。 袅袅的烟雾盘旋上升,我的双眼彷佛透过这澹澹的烟雾,看到佳人如画,轻 吟慢唱,白日高照,半点朱唇万客尝,午夜低映,万里素心单系郎.我,不由得 痴了她带一杯热水给我,「你的脸还有点红呐,是不是害羞啊?」 她指着我双腿间已经几乎看不到的小,开起了我的玩笑。 「人家辛苦完了,也得要休息嘛,不过你可以试试叫醒它。」 我接过水杯,笑嘻嘻地应道。 「你就会折腾人,坏死了。」 不过她还是顺从地在我的腿间跪下,弯下腰,拨开被口水浸湿的阴毛,温柔 地把小肉虫含进嘴里。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她挺起的臀峰从两侧弯出一对巨大的弧形,远处昏暗的 小灯,在她臀间投下一片阴影,随着她吸吮的动作,起伏不定。 丰腴圆润的臀肉,宛如一团白腻腻的凝脂。 纤纤素腰,不盈一握,两枚小小的腰窝,显透出无尽的风情。 我从她身体两侧轻轻地抚过,掠过软软的胸膛,来摩挲着她的腰肢,一手 伸过她的胯下,将她的身子顺着灯光的方向,扳过半个圈子,让她半个身子,伏 在我的腿上。 虽然还是有点昏暗,但已经可以看到她花苞的模样。 这是一枚艳丽的性器,阴阜高高耸起,阴毛柔顺地贴肌肤,弯弯曲曲地织出 一片阴影,由於双腿分的很开,红艳的阴唇拉出两条浅而狭长的弧线,宛如桃叶 ,堪堪嵌在雪白的股间,中间略微透出一小片粉红的蜜肉,还闪着兴奋的光泽, 弧线的尽头,依稀可以看到峰峦幛叠,一处微小的突起,显出少许羞涩。 我轻轻地放上一根手指,沿着轨道来地滑行,每一趟都带出更多的蜜汁, 不停地湿润着我的手指,也让它滑地更加畅快。 偶尔因为滑的太快太远,有些春水甚至被抹在她那朵红嫩的肛蕾之上,引来 一阵阵的收缩,好似雏菊被风吹落了花瓣。 短短几分钟时间,她蜜穴里流出的淫水,已经开始顺着我的手指流下手掌, 颇有几滴滴在了床单之上,洇开出一朵朵的小花,同时,她已经不能像开始那样 平静地吞吐我的阳具,时不时她需要放开我的阴茎,发出「呜,呜呜」,「啊 哈」 的各种声音。 我再添上一根手指,并排压住她两片红润的阴唇,并且不断加快滑弄的速度 与力度,让它们分的更开,紧紧贴在她大腿的内侧,彻底绽放出中间妖艳的花蕊 。 一股一股的淫液,不停地被摩擦时产生的热量所蒸发,但却不停地以更大的 剂量渗透出来,滑腻的感觉在指尖游荡,许多春水被磨成白浆,再变成一串串的 汽泡,消失不见。 一不小心,过量的润滑让我的中指插进了她已半开的穴口,滑过之处,能感 到一圈圈的环状沟壑,散发着大量的温热,让人大为受用。 「别,别再揉了,我都快被你揉碎了。」 她已经完全承受不了,後半段她几乎是贴在我的腿间,握着我的阳具在承受 着快感的冲击,「我那里很敏感,别,别,求你了,停,停,停,啊~啊~」 「你自己都说了那里敏感,我还会停手麽?」 我暗自叹道,「碰到这麽老实的MM,也是福气哟」 在她花瓣上一阵剧烈的摩擦,像刀片一样,划断了她的呜咽,持续的力量, 已经让她说不出话来,她无助地摇着头,长发盖满了我的双腿,长短不一的叫声 ,只能从间或音调高低的不同来分辩她不同的感觉,夹杂着偶尔急剧地从长长的 吐气声「啊」 变成急促的吸气声「嘶」,我能感觉到她不断地向快乐的颠峰攀去。 就在这时,我停了下来,不为别的,因为我的手也累了未完,待续。 。